首页 学校简介 校园新闻 招生就业 社会实践 校园公告 联系我们
社会实践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社会实践 >
 

钱锺书的“一码归一码”


  游宇明

  钱锺书与陈寅恪的人生颇有共同之处,他们都出身学问世家,一样有海外留学的阅历,同样学识渊博、性情耿介,但有一点无庸置疑:对陈寅恪的某些学问,钱锺书并不认可。

  1978年8月至9月,钱锺书随中国学术代表团访问意大利。9月5日,欧洲研究中国协会在奥尔蒂赛依举办第26次会议,钱锺书应邀作了一个题为《意中文学的相互照明:一个大标题,几个小例子》的演讲,并提交一篇论文:《古典文学研究在现代中国》。在论文中,钱锺书谈到“马克思主义的应用对大陆古典文学研究带来的深入变更”,开首等于“对实证主义的造反”。实证主义又称实证哲学,最初源于十九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法国与英国,它强调感到经验,醉心于细节考证,常给人“只见树木,不见森林”的印象。钱锺书说:“文学研究是一门严密的学问,在掌握资料时需要精细的考据,但是这种考据不是文学研究的终极目标,不能让它喧宾夺主,取代对作家与作品的说明、剖析和评估”。在演讲时,他以习惯的钱式春秋笔法提及陈寅恪的研究:解放前一位大学者“曾凭本人的渊博知识和缜密的细心,考证唐代杨贵妃入宫时是不是处女问题,而这是一个比‘济慈喝什么稀饭’‘普希金抽不吸烟’等西方研究话柄更无谓的问题”,“好像要从爱克司光透视里来鉴定图书家和雕刻家所选择的人体美”。

  1979年4月至5月,钱锺书加入中国社会科学院代表团赴美国拜访,履痕遍布哥伦比亚大学、加利福尼亚大学贝克莱分校等处所。在此期间,他又批驳《元白诗笺证稿》验证杨贵妃是否以“处子入宫”一节太“微不足道”。